「森直口快」月訂計劃

月訂金額

2016年11月30日 星期三

肥彭對牛彈琴

20161130 蘋果論壇 

末代港督彭定康故地重遊,左派已早早做定輿論,認定肥彭心存歹念,來港搞局。教本地左派意料之外,甚至阿爺喜出望外的是,肥彭劈頭就批判港獨,認為推動港獨作為政綱是「不老實、不光彩和鹵莽」,只會沖淡市民對民主支持,令兩年前佔領運動建立的道德高地消失。

對英國還心存幻想的本地年輕獨派,對肥彭的直率坦白,輕則如心口重壓不是味兒,重則猶如迎頭重擊世紀末日。其中兩個極端說法頗為有趣,第一種是:估唔到肥彭晚年會投共。第二種是:肥彭表面反對港獨,實質是要大家戒急用忍,儲備實力,謀定後動。

本地港獨派的無知,其幼稚程度,有如揮動英國旗叫彭定康重新管治香港一樣。對肥彭的一廂情願,實質是對他三個女兒的感情投射。當年樣貌標致的肥彭三千金離別香江,梨花帶雨我見猶憐,教一眾香港宅男毒男魂牽夢縈。廿載匆匆,肥彭三女兒已作人妻人母,港人應該重回現實,不要再心存幻想,將自己的時間和感情,作無謂浪費。

說肥彭晚年投共最是無稽,因為英國早就投共了,是最早承認中共的西方國家之一。你可以說是英國眼光獨到,賭對了,這也是英國現實主義外交政策的必然選擇。

甚麼叫獨派「戒急用忍」、「儲備實力」的說法更加荒謬。英國從來都不是理想主義意識形態掛帥的國家,肥彭說港獨「不智」和「不會發生」,是從香港和大陸力量對比懸殊得出來的結論,不是「應然」的問題,而是「實然」的問題。

精打細算的英國人思考模式並不複雜,當年中共決意要收回香港,英國人計過數,從實力從地緣政治從長遠政治經濟關係考慮,鬥不過,就只能在協議中爭取英國最大的利益。八十年代,大陸仍在改革開放初期,國力不足,但英國連已割讓的香港都可以放棄。三十年後的今天,中國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叫肥彭支持港獨?當然是天方夜譚。

肥彭三番四次說港獨主張會沖淡民主訴求,會令雨傘運動後建立的道德高地消失,這個觀察是對的,但只把事實說了一半。實情是,港獨這個偽命題轉移了視線,成為被中共、土共和建制派高高舉起的虛幻稻草人,明知是假的,還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喊打喊殺,消滅港獨成為了頭等大事,這個虛假議題,把梁振英五年來的倒行逆施都全部蓋過。

末代港督彭定康在港大與學生對話,再一次苦口婆心的勸說年輕人應該放下港獨的假議題,但言者諄諄,聽者藐藐,學生的回應大多不以為然,可能認為肥彭已是「滑晒牙」的過時殖民地老政客,在這個「仇老反老」的年代,彭定康爵爺無論說了多少遍,只能是對牛彈琴。

趕盡殺絕


(20161129  明報  三言堂)

青政梁游被DQ,失去議員資格,上訴未完,立法會行管會就作出決定,追討梁游共186 萬薪酬津貼。這個決定荒謬之處甚多。我不同意梁游的宣誓方式,更不滿事後解畫的內容和態度,但以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為首、建制議員絕對主導的行管會,對梁游趕盡殺絕,所作所為,簡直令人髮指。

梁游被DQ,法官區慶祥的判詞寫得清清楚楚,生效日期是10 月12日,即使要追回薪酬和預領的津貼,也應由10 月12 日算起。但梁君彥卻宣布,根據人大釋法,梁游宣誓無效, 「不得行使相應職權和享受相應待遇」,因此討回金額的日期要由10 月1 日計起,兩人合計,全數為186 萬大元。

法庭已作出判決,為何梁君彥還要對梁游作出加零一的「處分」?既邏輯不通,於理於法都不合,唯一的解釋,是梁主席要將功補過。建制派對梁君彥不滿,早已溢於言表,支那粗口宣誓之後,他沒有對梁游狠下殺手,容許他們再次宣誓,才搞出個大頭佛,導致梁振英入稟司法覆核,再引爆釋法風波。若梁君彥不同意繼續追殺梁游,提早下台之日恐怕不遠。

梁君彥雖捧出釋法聖旨解說決定,但卻完全違反港人的常識。梁游選舉的結果,就如其他當選議員一樣,已經刊憲確定身分,雖未宣誓,未能出席正式會議,但議員工作已經展開。正如私人公司經理聘請職員,上班10 天,後來董事局話請錯,要經理炒人,都要出十天糧,再加一個月代通知金,才符合勞工法例;但今次梁游被炒,10天工資都不付,法理不容。

梁游10 月1 日開始成為議員,聘請了一班助理,返了一個月工,出了一個月糧,現在他們的議員僱主突然被DQ,要追回所有薪酬津貼,議助的薪水也要嘔番出來嗎?這明顯於理不合。

還有就是,議員辦公室要起動,電腦家俬文具等林林總總買了一大堆,用過後不值錢也無法套現。現在向梁游討回186萬全部薪津,明顯是要錢唔要貨,這樣做擺明要把梁游逼埋牆角,非搞到人家破產不可。如此先例一開,若一年兩年後又有議員被DQ,又要追回所有薪津作為懲罰,惶惶不可終日,議員工作能正常展開嗎?

20161130吳志森「森直口快」#38 DQ劉小麗是梁振英選舉工程一部份

20161130吳志森「森直口快」#37 周融憑甚麼見張德江?工聯會、民建聯去咗邊?

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

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「講獨」

(蘋果論壇  20161123)

李柱銘不愧為民主之父,三言兩語就點出青政梁游是人是鬼的癥結。他說,梁游自稱傘後一代,但為何連一張佔領期間的自拍照都沒有?如果梁游要宣揚港獨,參選時噤聲,當選宣誓都不應該講,「入咗立法會先講都未遲」,但現時剛剛相反,令人奇怪。

如果說梁游是蠢,是豬一般的隊友,犯了低級錯誤「畀位人入」,就當吸取教訓上了一課,那就算了。但如果他們是鬼,是有關勢力的棋子,我們就要萬分警惕。要問的是,所謂港獨運動,所謂民族自決,是否在製造缺口讓北京長驅直進,先人大釋法,後DQ議員,造成亂局,讓梁振英連任,然後成就大環境給23條名正言順地立法?


我不是民族主義者,民族主義就如抹過鼻涕的紙巾一樣,被當權者用完即棄。我反對港獨,不是基於甚麼民族大義,而是因為現實政治。不管是香港民族也好,城邦建國也好,無論是青年、教主、教授、理論家還是國師,他們搞的都不是港獨,而是「講獨」。


對近年冒起的本土港獨思潮,最流行的說法是:年輕人對過去幾十年的民主運動絕望,普選大門已被嚴嚴關上,對政治經濟社會深感不滿,苦無出路,惟有追尋港獨。


這種邏輯非常牽強,若果爭取民主的路艱難崎嶇,幾十年來沒有寸進,身處獨裁強權隔鄰的小島香港,追求香港獨立會更順利更容易,主張建國就能打開民主進程?若果年輕人真的要追尋理想,捨易取難,認認真真的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張,冒死要獨立建國,我會由衷佩服。我雖然反對港獨,但至少對他們的理想不會反感。


但問題是,所謂港獨,從來沒有成為有真正意義的政治運動,一來是現實的香港人無法認同,二來連港獨主張者也毫不認真,從來都只停留在打嘴炮或網絡宣洩的「講獨」。


我無法證實梁游的支那粗口宣誓,是否83年前納粹希特拉獨裁集權的國會縱火案,但可以肯定的是,「講獨」成了愛國人士喊打喊殺的稻草人,也向中共提供了全面收緊香港政策的彈藥。


搞港獨,要搞就認真搞。我對光說不練,講完拍拍屁股的「講獨」萬分厭惡。


因此,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「講獨」!

20161122吳志森「森直口快」# 28 秘魯會:點解習近平訓示梁振英「堅決維護國家統一」?

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

選民不含淚投票成全狂人

選民不含淚投票成全狂人

(蘋果論壇 20161116)

美國總統選舉塵埃落定,希拉莉贏了普選但輸了選舉人票,人們集中在評論美國選舉制度的缺失,但選舉人制度確立經年,候選人都熟知遊戲規則。選舉結果顯示,希拉莉的民意支持優勝於特朗普,但選舉人票卻不夠多去贏得總統寶座。

希拉莉敗選,是美國選民,特別是年輕的民主黨支持者,不想含淚投票給希拉莉,這可能是共和黨狂人特朗普爆冷勝出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希拉莉是老牌政客,政見主張行事方式甚至人格早已定形。出任國務卿歷次事故,包括班加西使館恐襲,整個選舉糾纏不休的電郵門,雖然表面能全身而退,但留下的就只有老牌政客的語言偽術,對犯錯的責任缺乏承擔。特別是與華爾街大鱷千絲萬縷的關係,希拉莉給選民的印象,就是官商勾結權錢交易的典型美國政客。

不少人形容今次選舉,是在騙子與瘋子之間作出選擇,美國的基層白人男人揀了瘋子,但城市知識階層年輕民主黨支持者,覺得無可選擇,不肯含淚投票給他們心目中的騙子,於是放棄投票,轉投其他候選人,又或投下白票,就是這樣,騙子就輸給了瘋子。

不肯含淚投票,在希拉莉敗選佔的比例有多重?留待真正的美國選舉專家研究。我想說的是,「含淚投票」這個課題,在近幾屆選舉都困擾支持民主的香港選民。更關鍵的是,即將舉行的特首選舉,是否含淚投票將對香港日後的管治造成直接衝擊。

選舉委員會選舉已經截止報名,民主派聲稱可取得250到300席位,成為關鍵少數。但一些民主派的參選者,在宣佈參選時,把話說在前頭,即使當選,當然不會做「造王者」,更可能會不投票,即使投票,也只會投白票。這些民主派參選者的理據,與美國民主黨年輕支持者有點相似:如果所有候選人都「揀唔落手」,為何要難為自己,含淚在兩個或三個爛蘋果中間,揀個沒有那麼爛的?不投票或投白票的目的,是要凸顯小圈子選舉制度的荒謬。

今屆特首選舉的重要性,對民主的支持者,不說自明。梁振英尋求連任的可能性很高,不能一廂情願期望他連閘都入不到。一旦出現梁振英對一個或兩個建制中沒有那麼爛的候選人,民主派這300票如何投,就會成為Anyone But CY(ABC)的關鍵。一早決定不投票或投白票,等於放下武器,舉手投降,最後就如美國總統選舉一樣,狂人執政,後悔莫及,暴動都改變不了結果。

或許有人會說,如果北京決定了特首人選,阿爺吹雞,選委跪低,一早已夠601票,民主派這300票如何投無關宏旨。這是極有可出現的情況,但政治一天都嫌長,變數仍多,不投票投白票的決定,毋須一開始就說得太死。

20161116吳志森「森直口快」#23 兩區補選爭崩頭,民主派唔協調分分鐘輸凸

20161116吳志森「森直口快」#22 玩大咗被DQ的教訓:立法會不是游樂場

2016年11月9日 星期三

獨派成梁特連任劇茄喱啡

吳志森  (蘋果論壇 20161109)
表面上,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是對《基本法》104條的原意作出解釋,但把原本不到100字的條文,變成了上千字的釋法文本,已把手伸進香港自治範圍的法律。對何謂拒絕宣誓和宣誓失效,如何導致喪失公職人員資格,本應屬《宣誓及聲明條例》的範圍,但釋法文本卻作出詳細規定。這不是釋法而是立法,人大常委在香港法律加進新的僭建內容。但無奈地,法例需要相應修改,法官也必須跟從。
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在記者會中批評有候任議員宣誓「公然侮辱國家和民族」、「充份暴露了他們意圖分裂國家」。李飛更宣稱:「依法遏止和打擊港獨勢力,堅決維護國家核心利益」、「中央的態度是堅定和明確的,絕不含糊,絕不手軟。」
過去四次釋法,從未提升到分裂國家和國家利益的高度。若如《成報》所言,今次突然釋法,可能是中共派系鬥爭結果,亦有人相信這是江系統向習核心最後反撲。中南海高牆深園,我等凡人無法窺視。但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,是中共的神主牌,也是中樞坐穩權位的關鍵。即使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屬江系,提出釋法是要禍亂香江,給習近平製造難題,但在民族大義面前,無論真情還是假意,誰都不會異議,誰都不敢阻撓,尤其在權力爭鬥最激烈的當下。 

梁君彥命運凍過水

今天釋法,可能只是個開始,更辣的將會陸續有來。
李飛說:「引發這次立法會選舉,包括宣誓過程當中的爭議,也說明香港的有關法律,在落實《基本法》包括104條的規定時,存在漏洞,也存在法定職責的人員,沒有嚴格按照《基本法》來辦事情。」
法定職責人員沒有嚴格按照《基本法》辦事,可能是指當初決定容許青政議員再宣誓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,建制早已傳出對梁不滿的風聲,有說任期只有一年就要下台,李飛不點名批評,梁君彥的命運相信會「凍過水」。
至於落實《基本法》規定時存在漏洞,就只是104條嗎?梁振英已急不及待提出23條立法:「最近在香港出現的港獨和分裂國家的主張,我相信會令到中央政府認為23條立法,不但只是未完成的憲制責任問題,而是有現實意義。我相信香港市民過去看不到香港有人搞分裂國家,搞香港獨立的可能性,現在也看到了。」
無論是官方口徑還是民間認知,都認為所謂「港獨」只是「講獨」,是年輕人對政治不滿的偽命題,完全不成氣候。但為何會發展到今天釋法,提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,更重提23條立法?
本土運動興起,《學苑》提出香港民族論,梁振英在施政報告高調回擊。人大8.31否決真普選,激發佔領運動,無疾而終。民間不滿繼續升高,觸發旺角騷亂,梁振英馬上定性為暴亂。新東補選,主張港獨的梁天琦高票落敗,當局推出「排獨確認書」,褫奪獨派政治權利。到青政議員小學雞支那粗口宣誓,要以釋法作結。
梁特是最懂看風頭的政治動物,深明分裂獨立是中共最敏感的紅線,逾越不得。即使只是芝麻綠豆的苗頭,都會不成比例地回擊,借傷成毒,食住上,每一次事件,梁振英都可以化為政治本錢。
今天出現如斯局面,由始至終,我認為都是劇本的一部份。不是說香港的所謂獨派自覺參與了梁特劇本的演出,而是他們那種散兵游勇,無計劃、無綱領、無時間表、無路線圖,只圖在網絡口頭發洩的所謂港獨主張,連做了茄喱啡都不自知,港獨已成為了梁振英連任最堅實的踏腳石。

2016年11月7日 星期一

有幸



(吳志森 明報 三言堂 20161108)


人大釋法,青政議員回應:「有幸」令中共撕破臉露出獨裁面目。真是天大發現,全港市民都要感恩戴德,對青政說多謝。

青政議員又說,中共要為釋法的錯誤及魯莽決定負責。言下之意,宣誓風波搞到如斯田地,責任全在中共,青政一點錯誤都沒有。

在網上有人狠批青政,總看見這樣的回應:你咁講,即係話當有人畀人強姦,你唔去讉責強姦犯,反而去話點解你著衫咁暴露,去到三更半夜,仲飲到半醉,引人犯罪,畀人強姦,你自己都要負番責任。

此類不經大腦的廉價比喻,根本不值一駁。

我在網台節目打過另一個比喻,可能比較貼近現實。青年被五個彪形大漢拿著牛肉刀「杭住」條頸,但他們堅持有言論自由,破口大罵,不停用粗言問候人家的令壽堂。於是血濺當場,奄奄一息,在斷氣前的一刻,青年留下遺言:有幸令黑幫撕破臉露出殘暴面目。

古今中外的歷史教訓告訴我們,無論是改良主義的社會運動,還是改朝換代的暴力革命,面對獨裁強權,每一個決定每一步行動,都要審時度勢,講究策略,一子錯滿盤皆落索,整代人整個制度,都要付上無可挽回的沉重代價。

我要問的是,青政用支那和粗口來宣誓,除了如同網上打嘴炮的情緒發泄外,對他們主張的香港民族建國大業,帶來甚麼積極正面的影響?如果說中共釋法是錯誤和魯莽,青政如此宣誓,不也是錯誤和魯莽嗎?

我愈來愈相信,走到釋法這一步,根本就是劇本的一部份。跟著劇本,一路演來,終於迫出了人大釋法,完全在導演的意料之內,但這只是劇本的上半部。

這邊廂民族主義領土完整義憤填膺,那邊廂干預司法打壓自由氣憤難平,按著劇本走下去,動盪難免,衝突也愈來愈激烈,最好來一場暴力衝突,然後實彈鎮壓。

劇本繼續上演。香港需要執行強硬路線的強人才能鎮得住大局,成為了北京阿爺們的共識。如此局面,出現在下屆特首的敏感時刻,對誰會最有利?無需智慧,都能想到答案。

不厭其煩地說過很多次了,港獨和梁振英是同卵雙胞胎,共生共存,互相依附,即使不談鬼不鬼,這是不能否認的客觀事實。

20161107吳志森「森直口快」#15 人大不是釋法而是立法。梁君彥主席位置凍過水。689急不及待提23條立法。青政小學雞不知自己是劇本一部份。

2016年11月5日 星期六

民主黨今次做對了

很久沒有這麼同意民主黨了。

青年新政支那宣誓,引起軒然大波。梁振英入稟司法覆核,人大常委或緊急釋法。行政插手立法,人大摧毁司法,敗壞香港三權分立,路人皆見。但我們不能因為梁振英的倒行逆施、梁君彥的龜縮無能、人大常委大石壓死蟹砸爛一國兩制,就可以文過飾非,輕輕放過青政議員的胡作非為。

我並非民族主義者,對支那不支那也沒有太大的反應。但請不要跟我說,支那連唐玄宗、秋瑾、康有為、孫中山、魯迅都講過,是中性字眼,沒有辱華的意思等等廢話。又或像街童小學雞般推說鴨脷洲口音英文唔好。這不是辱華不辱華,而是公然侮辱了正常人的智慧。

青政議員要光復議會,投身時代革命,以侮辱中共和全體中國人來成就建國大業,就應捨身成仁,從容就義,做得出就要認,更要承擔後果,即使被褫奪立法會議員的資格也在所不惜,才是值得崇敬的「真.革命英雄兒女」。可惜的是,風波鬧到今天,為何要用支那宣誓?到底要達到什麼目的和效果?仍然吞吞吐吐,未聽過他們任何正式的解說。

青政從來不認為泛民政黨為同路人,甚至視他們為比建制派更可惡要除之而後快的仇敵。青政現在闖禍了,害怕被褫奪議員資格,於是死死氣向泛民議員求助。

不少泛民議員站在道德高地,生怕被指摘助紂為虐,決定護送青政議員進入立法會議事廳,再行宣誓,抗議梁君彥置程序公義於不顧,以示站在雞蛋的一方,與高牆對抗。

部分泛民議員這種取態無可厚非,但他們瞓身協助青政議員闖入議事廳之前,有沒有要求兩位議員解釋清楚支那宣誓的初衷?而議員們又是否認同他們的初衷?還是這統統都不重要,只要是梁振英的敵人,就是泛民的朋友,只講立場不問是非,對的錯的全部都要攬上身!

唯獨民主黨拒絕這樣做,沒有護送青政進入議事廳,第一次沒有將理由說清楚,第二次終於把問題講明白。

民主黨指青政要反省和檢討為何無法宣誓,要自行「收拾殘局」,頂着網絡暴民的指罵,講出中肯之言。從政者要有承擔,對錯是非要清清楚楚,不能一味隨大流,民主黨今次做對了。

吳志森 (明報  三言堂  20161105)

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

政治不是虛擬世界的遊樂場



吳志森  (原載 蘋果論壇 20161026)

上星期,一群反對美軍基地的沖繩居民示威,與防暴警察隔著圍欄對峙。警民肢體接觸,但無激烈衝突。兩名由大阪借調到沖繩的年輕警員喝罵示威者:「別碰我!你這土人!」「收聲!支那人!」畫面傳到網絡,引起軒然大波。

沖繩本是琉球國,曾處中、日兩屬狀態。二戰被美軍佔領,上世紀七十年代初,美國正式將沖繩交予日本。沖繩人屬琉球族,長期備受歧視,日本警察罵示威者「土人」,實指是「野蠻人」。日本侵華期間用「支那人」來辱罵華人,日本警察措來指罵示威者,反映不少日本人認為沖繩人是非我族類的低等民族,偏見仍然根深柢固。

兩名警察接受調查時說:「情緒緊張、衝口而出,沒有侮辱的意圖」。警方表示,對於這種發言深感遺憾,嚴加指導,保障不會發生同樣事件,並對兩名警員予以警告處分。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回應,有關用語「不適當」,就事件表示遺憾。

警員沒有以「大阪口音」來辯解,警方予以警告,內閣官員公開遺憾,處理得乾淨利落,雖然歧視偏見仍未解決,但至少危機沒有迅速擴大,也不至繼續發酵。

反觀青年新政兩位年輕議員,對危機處理的態度和手法,比日本警方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。一開始以「英文不好」,講的是「鴨脷洲口音」來辯解,更指別人歧視他們的口音。後來更辯稱「支那」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不是中國人。

青政的支持者,到今天仍努力網絡搜尋,旁徵博引,力證「支那」孫中山、秋瑾、魯迅,甚至唐三藏都曾宣之於口,「支那」乃是對中國的描述,並無貶意。這番論證堪稱枉作小人,愈講愈亂。若原意並非辱華,為何青政兩位議員要在宣誓場合煞有介事的宣示出來。

要問的是,若青政議員認為,用Re-fxxking「支那」就可光復議會,進行時代革命,何不大大方方承認,他們的初衷和原意,香港民族和中華民族要徹底區隔,中共和中共治下的中國人,阻礙他們的自決革命和建國大業,因此要用「支那」來悔辱中國和全體中國人,要他們深切反省,知所進退。但青政議員卻完全沒有拿出勇氣承認這個原意和初衷,只用街童耍嘴皮的態度態回應嚴厲的質問。

讀者看裡說可能會說,年輕人不成熟,總會犯錯,何必對他們如此苛刻?梁振英悍然以司法覆核介入立法會內部事務,建制議員拉隊離場造成流會阻截青政梁游宣誓,更集體向梁君彥逼宮要他調動議程。形勢如此險峻,矛頭應指向共同敵人梁振英和建制派,而不是針對青政兩位同路人!

「支那」宣誓,從原則到策略,青政從來沒承認犯了甚麼錯。說實在的,我也沒有多大信心肯定青政是哪門哪派的同路人?我曾經打過比喻,港獨和梁振英是同卵雙胞胎,他們互相依存,靠彼此的養份成長。當政治氣氛緩和,強硬路線失去市場,港獨又會猛然而起,梁振英又如獲至寶,強硬路線又得以抬頭。

今天的局面,儼如青政在立法會到處瀨屎,因為要守護三權分立悍衛核心價值,民主派要身水身汗為他們抹屎。更諷刺的是,民主派維護的,究竟是甚麼性質的同路人,心中沒底。今次兩位議員被褫奪議員資格的機會極大,即使過得了關,如果不對他們狠狠鞭撻,這種完全不顧後果不看大局的瀨屎行徑,將會繼續發生。政治是終身職志,不是虛擬世界的遊樂場。


20161103 吳志森「森直口快」#13 青政闖禍既不反省又不檢討,泛民只講立場不問是非?民主黨拒絕協助青政,今次做得很對!

2016年11月2日 星期三


視像評論頻道: 吳志森 「森直口快」
歡迎到訪訂閱。



UCAF3AZZj6urHbv4X9iGrFBQ

20161102吳志森「森直口快」#12 劉小麗成功宣誓,呈請謂查UGL委員會也告完成。人大緊急釋法,刺激港人反彈,梁振英是最大得益者。

打前鋒





有人說要提防「阿爺」派胡官來𠝹走曾俊華的票,做就梁振英順利連任。這種說法,明顯跳不出舊思維的盒子,適應不了新時代。陰謀論所以永遠都能成立,因為從來不需要具體證據,只要說得頭頭是道,就永遠會有人相信。

1200人小圈子並非區議會,更不是立法會選舉,所謂𠝹票幾乎沒有可能。如果相信這是一場受北京嚴密操控的選舉,「阿爺」屬意的人必定當選,就根本無票可𠝹。如果選舉還存在一定空間,秘密投票的選委還有一點自由度,曾俊華與胡國興誰更勝任特首?選委自己應該心中有數。

與其說是出來𠝹票,我更相信胡官參選,客觀效果上是替曾俊華打前鋒。

即使胡官拿不夠150個提名入不了閘,由上星期開始到明年初提名為止,足足有三個月時間,讓胡官以特首參選人的身份,公開狠批梁振英,針針見血,句句入肉。這些說話 ,長期在傳媒以顯著篇幅報道,形成一種氣候,建制中人批評梁振英的禁忌就會打破。

若然胡官入得了閘,在選舉論壇中向梁振英開火就更名正言順。胡官直率火爆,夠狠夠辣,絕無冷場,說話更妙語如珠,吸睛效應必然爆燈。

胡官這些優點,曾俊華都沒有。以辯才論,曾俊華必然輸給梁振英的語言偽術。梁振英口舌便給,曾俊華個腦轉數快過個口,講英語好過講中文,辯論起來未必夠梁振英拗。更重要的是,曾俊華在政府工作多年,當了十年財政司長,更屬梁振英班子裡舉足輕重的成員,批評政府施政,自己也逃不了責任。公開抨擊上司,也有違政治倫理。

特首選舉公開辯論,講政綱比遠景爭民望全無問題,狠狠批評梁振英五年施政斑斑劣跡,曾俊華不便說也不可說,這些粗重功夫,由重炮手胡官擔綱演出,最合適了。不論主觀意願如何,在客觀效果上,胡官做了曾俊華不能完成的任務,我說的打前鋒,就是這個意思。

中央的回應就是沒有回應,胡官未能得到「阿爺」的祝福,當選機會近乎零,是無可逆轉的事實,但胡官對梁振英施政的密集批評,做成的客觀效果,就是連鐵桿梁粉都不敢斬釘截鐵挺梁,生怕站錯政治隊,唔死一身潺。

(明報 三言堂 20161102)

胡官財爺左右夾擊梁特



馮煒光撰文為主子辯護:「若CY真的沒朋友,何來這麼多梁粉?」馮指梁振英所到之處甚受歡迎,但傳媒沒有報道,只懂批評,儼如人格謀殺。馮煒光這位政府高薪閒人,睜着眼說瞎話,連梁振英有沒有朋友都要辯論一番,可見他專職除了寫專欄和撩交嗌外,是如何尸位素餐。
馮煒光的說法,是典型夜行人吹口哨,為自己壯膽。若朋友多、得道多助是事實,根本毋須辯解,如果是失道寡助眾叛親離,事實俱在,如何辯解都改變不了。
自從胡國興宣佈競逐特首,香港的政治生態出現了重大變化。輿論的焦點,已從港獨偽命題轉移到特首選舉,甚至連立法會有三名議員尚未完成宣誓,已經沒有太大關注。胡官出山,幾乎每個訪問都狠批梁振英,而且針針見血、句句到肉,不但打破了政治悶局,梁振英對港獨支那議題死纏爛打,直至順利連任的如意算盤,也被摔得粉碎。
胡官出山後,曾俊華何時宣佈參選,幾乎在每個場合都被追問,To run or not to run,說得一次比一次坦白,鬍鬚曾辭職參選,只是時機問題。
即使曾俊華還未正式宣佈與梁振英分道揚鑣,但梁特已經方寸大亂。公開指政府團隊要完成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是「責無旁貸」並且「心無二用」,似想阻撓曾俊華辭職,但被鬍鬚曾一句KO:「只要能力許可,可以一心多用。」
梁特又說即使換屆換人,都不能解決港獨辱華和土地問題,明顯是要告訴「阿爺」,梁氏強硬路線才可應付今天的嚴峻局面,但胡官也是一句搞掂:「換人未必解決所有矛盾和問題,但不換人就一定不能解決。」梁振英又撰文3,000字自吹自擂過去數年政績如何彪炳,也被胡官一句殺個片甲不留:「梁振英無法得到市民支持,所謂政績,其實是公務員的功勞。」 

大難未臨梁粉各自飛

中央遲遲未開綠燈,對梁振英來說是凶兆。重炮手胡官批梁拳拳到肉,一個星期下來,給人先入為主的印象:不換梁振英不能平民憤!梁振英反駁無從,只能自我吹噓,希望減少負面影響。胡官在司法界服務近五十年,代表不少建制中人的心聲,若然這個印象被確定下來,形成了固然想法,就會無法磨滅。
胡官參選坊間出現陰謀論,說胡官是隻棋子,目的是𠝹走曾俊華選票,讓梁振英當選。我認為相當幼稚,是用舊思維看待新問題,沒有經過思考的條件反射式回應。胡官狠批梁振英,是打開缺口,打破悶局。
曾俊華由公務員做到問責官員,在財政司司長的位置也有十年,選舉辯論,講政綱談遠景沒有問題,同樣一番話批評梁振英,難道曾俊華不需要負任何責任嗎?曾俊華無法說出口的話,現在由胡官說了,出現令人震驚的效果。胡官出選目的並非𠝹票,但在客觀效果上,是為曾俊華打前鋒,做掩護,左右夾擊梁振英。
究竟梁振英是否真的「冇朋友」?看看身邊親信的反應就可見一斑。行會成員羅范椒芬早前不肯表態撐梁,令人側目。胡官出選,曾俊華越講越白之後,首席梁粉閣員陳茂波被問到是否撐梁連任,也顧左右言他,其他局長全部迴避問題。梁振英眾叛親離,大難未臨已各自飛。
梁特突然取消上京,說要應對宣誓司法覆核的結果。港獨支那已成為梁振英最後一根救命草,反映他前途堪虞,凶多吉少。
(原載 蘋果論壇 2016110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