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月10日 星期二

無聲者的聲音


明報  20120107



最後一夜,才子馬家輝改機票從台灣趕來參加「自由風」告別式,送我新鮮出爐的李敖作品:《我夢碎,所以我夢醒》,借題發揮,港台夢碎,才能夢醒。才子即是才子,六年前已知道「撐港台運動」會如此收場,睇得遠看得準,自己稱自己為先知,實不為過。

廿年前在大電視台工作,就開始對任何institution(大機構)都有戒心,他們的人事力學和制度理性,往往壓迫得令人透不過氣來,試過都怕怕。我對所有大機構,包括港台都從來沒有夢,何來夢碎與夢醒?無論如何,馬才子專程到來握手,令我感到份外溫暖。

令 我更溫暖的還有「關注特殊教育權益家長大聯盟」的家長朋友們。跟他們結緣,是智障人士「十八歲冇書讀」風波。特區政府擁有幾千億儲備,竟然對智障人士如此 涼薄,引起市民極大憤慨。我在「自由風」不止一次訪問家長、校長,也在報紙發表文章,口誅筆伐,家長大聯盟發起過多次遊行抗議,在輿論和民意壓力下,終於 令當局回心轉意,爭取成功。家長大聯盟將運動過程輯錄成書,並把我的文章收進其中。

大聯盟來了不少朋友,有家長也有同學,他們送我一幅智障小朋友畫的圖畫,是兩隻趣致可愛的貓頭鷹,無論是構圖還是色彩,都表露出非常高的天分。

香港貧富懸殊差不多是世界之最,權貴壟斷社會資源,不但是金錢和權力,還包括發聲渠道,弱勢者提出的訴求,讓社會清楚聆聽他們的聲音,相隔萬重山,困難比天高。公共廣播搭建的平台,應該予機會讓弱勢者發聲。

少 數族裔的朋友弱勢無聲,多年來,融樂會的王惠芬無私地為他們服務,反歧視爭平等而吶喊。王惠芬前來送別,她說,求傳媒探討報道少數族裔面對的問題,非常困 難,她細數我在「自由風」跟她做過的多次訪問:由上水建清真寺、銀行拒絕巴基斯坦人開戶口,到少數族裔教育、就業、受歧視、難以融入社會等等問題。尼泊爾 裔港人林寶被警察開槍殺死的案件,王惠芬更四出奔走,為死者討回公道。我做「自由風」,就是希望通過言論平台,讓無聲者能發出他們的聲音(voice for the voiceless)。可以無愧地說,我做到了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